如何抑制女性绘画

img_1750

她没有画画。

她画了,但她画的东西充满了男性凝视,她是以男人的视角在画
她画了,但你们看看她画的是个什么玩意儿
她画了,但她算不上真正的艺术家
她画了,但她只会画简单的东西,画面没有深度
她画了,但她的画风太过单一
她画了,但她就只画了这么一幅画
她画了,但也只是踩到了热度才被大家喜欢
她画了,但她接受了其他人的建议和指导
她画了,但她放荡没有道德
她画了,但……

最近看了一本书 how to suppress women’s writing,这本书国内也引进了,译名是《如何抑制女性写作》,作者是 Joanna Russ。虽然这本书以写作为主,但书里同样叙述了女性在其他领域创作的一些困境。

看完后非常受到伤害,虽然我知道以前女性写作会比较困难,但没想到即使是如此具有才华的女性作者,发表作品的过程中依旧遭受了无比的磨难。而最令人愤怒的是,这本书是1983写的,将近40年过去了,书中所有的女性作者面对的困境,在我们当今的社会中丝毫没有减少,甚至花样变得更多了。

我在阅读的过程中,几乎每一页都要拼命点头

“这个情况我也遇到过”
“这个我在其他人身上听说过”
“啊原来她也不能避免这种事情”

也许我们不得不承认,女性在这个世界上,还从未有过自由创作的土壤。我们就如同无根之草,不停地在这个世界上寻找能够生长的地方。

在选择艺术这条道路上,我遇到了太多的阻碍,其中大多是只有女性才会遇到的困难,听到了太多的质疑,却鲜有鼓励。以至于我最害怕的,并不是我在绘画层面上的“失败”,而是在坚持自己道路上所带来的最严重的后果——无法为其他有同样追求的女性树立信心,令她们更加不敢做出尝试。正如《如何抑制女性写作》这本书里所说,有的时候榜样的力量对一个人的影响太大了,很多女性不仅要看同为女性的前辈如何展现自己的才华,她们同样想要在榜样身上得到一个保证,证明女性也可以创作。

无论是现在,还是未来,这个世界上依旧会有无数个准备或者正在创作的女性,但也许有些人会在日常的打击下再也无法拿起画笔。而作为普通人,我们所受的教育中,并不知道要如何鼓励别人。

因此我认为了解如何抑制女性绘画很有必要,我们在了解了打压女性创作的方式之后,就可以反其道而行之,通过各种方式鼓励更多的女性创作。

抑制女性绘画的方法

抑制女性绘画的方法有很多,如果你想要遏制一个女性的创作力和想象力,这里有一些常见的办法:

1.不要让一个女性有时间去创作

阻止一个女性创作完全不需要立法,(尽管不允许女性接受教育,不允许女性学习绘画的时代离我们没有多少年)只要让社会普遍认为女性应该担负起照顾家庭的职责即可。赋予女性一些本不该属于她的职责和义务,这样创作就会排在 房子,车子,家务,孩子,伴侣的需求,父母的需求,他人的需求之后。而忙碌是创作的头号敌人,当一个女性生活中所有的时间都分配给这些日常琐碎之后,她的精力便会被大量消耗,纵使还剩余体力,大脑也很难再继续思考创作上的事情了。尤其是,当她并不以创作为主要职业,想要在兼顾家庭+工作/打工的条件下再完成创作,难度堪比登天。

  • 但家务能耽误多少时间呢?从未负责过家中事务养尊处优的男性们会这样幼稚地发问。
  • 照顾家庭又能耗费多少精力呢?婚后从未亲自参与育儿和双方父母养老的“少年”发出这样的疑惑。

一个女性的家庭生活从准备三餐开始,就算不自己做饭,也要去计划今天吃什么,明天吃什么。卫生纸,厨房用纸,清洁工具,药物等日常消耗品的购买和储备。周末的房屋清洁,日常地板的清洁,洗衣服叠衣服,管道灯具的日常维护,或是联系各种人员上门维修。有时需要记账,预约诊所或者是及时缴纳账单,随时空出时间准备各种物业的非周末时间上门拜访(火警检查或者是入户刷门刷漆地下车库的清洁等等)

当家庭出去旅游的时候,一个女性或许需要收拾全家的行李,甚至要提前做好攻略,购买机票和提前预定各网点的门票。若这个家庭有其他动物和小孩,一个女性需要负责它们的日常生活。记住不同人的生活习惯,饮食偏好,谁吃什么过敏,谁喜欢吃鱼头,谁喜欢吃鱼尾,关注不同生物的心理和生理状态等等。

令人震惊的是,处理和安排家务事并不像很多男性心中想象的那样,可以单纯的叠加。很多人会把女性的时间想象成一个小玻璃瓶,各种家务相关的事情,就如同各种可以放在瓶子里的物件,大一点的事情比如照顾患癌老人就是一个大石头,其他的小事儿比如更换门锁,倒垃圾,就是小一点的石头。一个女性的时间就算被装满了,但是除了石头之外,还有很多空隙,可以倒入一些水。这些水就是很多男性心中的“属于女性自己的时间”,若你抱怨自己没时间,他会觉得,这些积攒的5分钟,10分钟,15分钟加起来,不也有一两个小时么?你怎么有脸说没有时间?

可亲爱的朋友们哇,任何创作都是无法长期用碎片化时间来代替的,大部分的艺术创作,都需要创作者抽出一段完整的时间,全身心投入进去。即使是简单的热身绘画,通常也是按照小时计算。

家务对于大部分女性来说,更像是一张巨大的网络,一件事情是和另一件事情相关联的。她为了积攒出自己的时间,需要仔细计算不同家务安排的时间和顺序,家务事不是以天为单位,而是以周,月,年为单位,每个女性的大脑在处理这些事情的时候,就如同一台计算机,后台实时更新家中各种未完成事务的状态,并计算出最优解决方案。

即使是偶尔悠闲的下午,一位女性终于可以坐在书桌前准备她的创作,一个所谓的丈夫这时可能会在沙发上发出看似友好的问候“亲爱的,家里还有什么水果可以吃么?”,又或者自己的孩子在热情地呼唤“妈妈~我想吃水果~”,你若问他们为何不自己去冰箱看看,他们则会露出天真的微笑 “我看你好像也没有什么事情呀?

你看,创作这件事的级别是如此之低,以至于可以和闲着划等号。但这明明是比家庭,比照顾亲人更为重要的事情。当一个女性决定创作时,创作本应是她生命中优先级最高的事情,任何事情都不应排在创作前面(除了健康

所以只要组建传统家庭就可以了,组建传统家庭可以抑制大部分女性的创作。因为并不是所有的女性都有足够的收入去请额外的帮手,还有一部分女性即使请了帮手也会被家人以“这种事情怎么能依靠别人,还得自己上心”而指责。

而日益年长的双亲,期待女儿们的回归。海外的女儿们,身上永远被系着“请回到父母身边亲自照料”的风筝线。女儿是小棉袄不是一句祝福,是诅咒,诅咒一个女人,让她自出生就被人牢牢刻上“照顾者”的标记。

若你质疑兼顾创作和生活的难度,就会人冲上前来,以一些非常罕见的兼顾家庭和事业的女性艺术家来举例子。

“谁谁谁没有保姆养大了三个孩子还创作出了伟大的作品”
“谁谁谁谁不仅养孩子还要打两份工画的漫画荣登xxx榜首”

但是亲爱的朋友们,你们有没有想过这些艺术家都是极少数的人,她们生来幸运,不仅有天赋还有超乎常人的精神力和体力,才能在兼顾家庭的同时,在事业上取得所谓的胜利。男人从这些特例中只能看到“女性有家庭不会影响创作”,但有没有想过,倘若她们没有组建家庭(无论是否自愿),她们会取得更高更高的成绩。

既然部分男性们自诩是比女性更有能力的存在,那为什么兼顾家庭和事业的不是他们,为什么边工作边辅导照顾孩子老人的不是他们?做不到是因为不愿做,还是因为根本没有能力?

我讨厌榜样的力量。小时侯最讨厌的就是老师让写我最崇敬的人,我的榜样。议论文里经常也要列举特定人物的例子,似乎借助榜样,就能让论点更具有说服力。杜甫,李白,为什么我们找的榜样总是特例,为什么一件事情这么难办只能靠一个特例来鼓舞自己?为什么我们不能指责这个社会环境,不能指责那些让我们处于这种困境的人?为什么我们不能随便赞美失败?为什么只有最终获得成功的失败才值得一提?

2. 剥夺女性的身份

如果一个女性克服了现实中的困难,平衡了家务和创作,并真正画出一些东西的时候,要如何来阻止呢?朋友们,非常简单,剥夺她的女性身份,让她不能以自身的能力获得认可。

剥夺女性身份的方法有很多中,“这幅画看起来像是男人画的”“想不到作者是女性”是其中最常见的说法。

还有很多更隐秘的方式可以剥夺女性原作者的身份,长期的社会规训让女性承担更多责任,并惧怕赞美,因此面临他人称赞的时候,她们会不自主的说:

“这是我随便画的”
“哎呀,没什么”
“我还不够格”
“我只是做了一小部分工作,大自然(或其他牛鬼蛇神)完成了剩下的部分”

我有一件很难忘的事情。

早期上网的时候我从未透露过自己的性别,以至于有人知道我性别后给我留言“没想到这是女的画的”,我已经不记得我当时分享的是什么画了,也不记得当初留言给我的是哪位网友,但是这句话让我印象非常深刻,以至于我7.8年后都无法忘记。

当时和对方有互相聊几句,ta说很少见女性表现这种“苍劲”的笔法。虽然我觉得ta确实是在某种程度上夸我,但心里还是觉得非常不爽,并没有任何开心的感觉。且不说为什么苍劲就显得“更好”,后来我才发现,原来是“很少见女性”这五个字儿让我不舒服,ta为什么很少见女性这样画,因为女性一直都被抑制画画,女性艺术家本来就比男性少很多,而很多女性在长期pua的状态下,也没有自信在网络上分享自己的作品,我想这世界上最缺的不是普信男,而是普信女。

还有的女艺术家会自嘲自己是女汉子,更有甚者,会说是身体里的男性思维在创作。

当普通人看到一个女性艺术家深度钻研材料,又或者是深入融合化学or物理or机械在创作中,便会对她另眼相看,对她额外多了一层崇拜之情,好像在他眼里,女性天生就不适合搞这些一样。

老学究们还在坚持把在艺术事业得到“男性青睐”的女艺术家们称为先生。是是是,尊称尊称尊称尊称!新时代了,这传统也该变了,一个女性艺术家有自己的名字,称呼其全名就是最大的尊重,无需佩戴任何头衔。

3. 诋毁女性

怎么办,这个女人兼顾了职业和家庭,也完美的展现了一个女性该有的“特质”,接下来要怎么阻止她创作?怎么狠狠扑灭她那看起来自信又聪明的创作小火苗?

最下流也是最有效的方法,以女性本身来攻击一个人的作品,利用传统女性特质来摧毁她。

“明明是个女的,却画出这种东西”
“她私生活很乱的”
“她取得这样的成绩,是因为她长得好看呗,谁知道给了xxx什么好处”
“她父亲是做xxx的…呵呵,要不是靠她的家庭关系,她怎么可能….”
“她连自己的孩子/父母都不管…这样的垃圾画得再好有什么用…”

东亚社会对女性的道德标准高到了一个让人诧异的地步,一个女性在道德上有任何瑕疵都会影响她的作品,甚至会对她的人生造成毁灭性的打击。而人们很少把男性的道德和作品绑在一起,一个男性在道德上的瑕疵(甚至是犯罪)不仅不会影响作品,反而会让他本人形象变得十分立体,真实。人们热衷于看到有道德瑕疵的作者,仿佛这样可以拉近他们和作者(💩)的距离。

但人们对于女性艺术家则有另外一套标准,确坚持把女性的作品和女性自尊捆绑在一起。只有符合当下道德标准的好女人,才有资格,大大方方地展示自己的作品。正因为有此标准,随意泼脏水就可以同时摧毁掉一个女性的作品和人格。

而当部分人片面的了解女权运动之后,女性艺术家的作品又有了新的攻击点

“你看看她这都画的什么玩意儿,男性凝视!”
“天呐!!她竟然恐跨!!!!!她和纳粹有什么区别!这种女的应该浸猪笼!”

这个时候没有人考虑一个女性的创作动机或者是生活背景,但若你让他批评当下各种男性作者,他就会哈哈笑着说“男人嘛,都这样”,“大环境如此,现阶段很难改变男人的本性”。

因为男权大环境所以就放弃去指责男性,转而攻击看似“更好攻击”“更容易攻击”的女性么?为何不给女性艺术家一些喘息的空间?为什么不对女性用同样的话术?

“父权制度下的女人嘛,可以理解,给她多一点时间”
“女的嘛,被压抑惯了,这也是没办法的”
“她生活太不易了,总要有一些发泄的窗口”
“她只是遭受了全天下女人都遭受的痛苦”
“她又没有上街杀人,只是画画又怎么了?”

女性的身份是这个世界上最易剥夺的东西,最初,她不被看见,不被男性承认,之后,男性在特殊时刻也可以使用女性的身份,无论是为自己遮挡某些特质,还是为了更方便的去做蠢事,似乎只要套上女性的身份,就可以为鲁莽的决策,愚蠢的想法买单,“哦,是女的啊,那就不奇怪了”

4. 不要让她有一间属于自己的房间

传统的家庭房屋布局是什么呢?一间夫妻共用的卧室,一个孩子的卧室,一间男主人的书房。如果男主人不需要书房,那么可以替换成一间客卧,或者是一间储存室,家庭影院。当一位女性想要创作的时候,她可能需要等家人吃完饭后在餐桌上清扫出一个属于自己的小角落,或者是借助茶几的一角,梳妆台,阳台的一个小木桌。

若是两人共用的书房,创作的同时,大脑的一个区域还要随时待命,及时回应另一个人的需求。家中没有空间的,也许可以去咖啡店,图书馆,但顺路回来一定要记得买菜哦。

未成家的女性呢?若家中房间不够,弟弟哥哥总会拥有自己独立的房间,若家中房间够多,最好的房间要留给男孩子,农村的女性得不到宅基地,出嫁的女儿父母不会支持房子。房子也许是身外之物,但这身外之物也从未第一时间分配给女性。

不要让女人有属于自己的房间,不要让她有属于自己的空间,否则她便会拥有更多的专属于自己的时间。这可不行,要让她忙碌,要让她为基本的生活需求奔波,要抑制她的创造力,要消耗她的精力。

keep drawing

你看,限制女性创作是多么的简单,正如作者joanna russ所说,剥夺她们女性的身份,让她们受到种种指责,从行为不端到荒谬异常,不负责任,不忠不孝。最好的情况下也要被人认为不可爱,可怜,疯狂以及有自杀倾向。有传统女人味,会被批评,没有女人味也会被批评。如果作品内容一看就是关于女性的,就说她们自身经历有问题,如果内容看不出是女性的,就说她们华而不实或者模仿别人。总之,无论如何她们都是二流的,或者最多也是异常的。

在《如何抑制女性写作》这本书里,141页作者有描述过当年(1956年)她班里一位文章获奖的男同学写的内容,这个男同学的文章获得了大家的高度赞扬,纷纷认为他的文章粗旷有力,真实自然。他写的内容是什么呢,他的小说写召妓,在酒吧里打架,写一个看不出什么性格的丈夫在厨房的地板上和妻子痛苦地性交,他刚做完尾骨囊肿切除手术出院,还是浑身臭气。最后一个句子:那个晚上,他们的傻瓜儿子就这样孕育了。

这是1960年的好文章标准,时隔60年,世界没有任何改变。我对目前看到的很多男性艺术作品也是同样的感觉,这些作品充斥着没有意义的狂野和粗旷,以及对女性的意淫和诋毁,偶尔会有男性作者展露人性,透出一点出微乎其微的同理心

但你看看这些作品,它们好像一坨大便。

所以朋友们,不要再被这些长久的,专门用来驯化女性的语言所欺骗了。这个世界已经被男性创造者主导已久,整个社会的审美偏好已经被他们所塑造。我们中的很多人,在这种规训下,下意识的同样的方式去抑制其他女性的创作,我们不仅仅是被抑制者,同时也抑制着别人。而我也有这样的经历,我经常深夜里,为曾经自己对他人的回复而辗转反侧,担心当年的话语浇灭了一些人的希望。

世界上优秀的艺术作品有很多么?
有很多,很多很多,多到你穷尽一生,都无法浏览完。

那我们还需要创作么?
需要,因为只有加上你自己的作品,世界上的艺术作品数量才能被真正称为无穷尽。

但我们还会遇到更刺耳的声音么?
会的,至少你我生命完结之时,对女性的诋毁都不会消失,我们这创作的一生,必然要遇到无数的反对者。

你会在未来的日子里,无数次听到这样的话语:
你怎么可以画?你怎么敢画!!!

对此我们的回答是

我偏要画😊

最后的最后,不要忘记:

你现在和未来所取得的所有成就,不是因为他,他,或者他,全是因为你自己!请为自己欢呼吧!

生活小妙招:如果你不能像抑制女性那样抑制男性创作,那么至少,你可以像包容男性创作者那样,去包容更多的女性艺术家,给她们更多的鼓励,更多的时间,她们不会让任何人失望,因为她们就是我们,我们也是她们,每一个女性创作者终将走上相同的道路。

创意插图1

软体动物

这里生活着一只软体动物,偶尔会走出它的壳,科学地探索这个世界~

文章小目录

4 Responses

  1. 或许可以这么说,在传统的家庭模式里,女性的时间似乎都不是属于自己的,可以随意被打断,可以随意被安排,不答应某些随意植入的安排通常会被视为忤逆。“反正你也没事做”,“反正你也不是在读书”诸如此类的话几乎每天都听见。通常企图占用你时间,给你施加一些安排的人还会带着已经确认你会同意的想法来假装征求你自己的意见,并不真的在乎你同不同意,你不同意他们也一定要以其他的道德绑架为武器说到你同意为止,选择权从来都没有真正落在你手上,但看起来又好像真的征询过你的意见了,当你反过来质疑这个决定的时候就会被说当时是自己选择,自己答应的。

  2. 赛博抱抱Emmy。这篇日记是全程边看边点头的程度。
    俺自己的本业是科研(但俺也当成一种创作),发现同样的女性抑制范式永远换汤不换药地复制增殖着。
    光是听你讲出这些、分享这些,包括看其他毛毛象分享,对俺来说已经是一种非常了不起的力量了。
    看到【只有加上你自己的作品,世界上的艺术作品数量才能被真正称为无穷尽】真的是……ㅠ ㅠ

    就是偏要继续创作!你、我、她都注定thrive!(击掌

  3. 最近在看那不勒斯四部曲,文末,女主作为单亲妈妈很艰难地带大了三个女儿,同时试图兼顾自己的写作事业。最终,长大的女儿们指责她“不关心任何人,只关心自己的事业”,同时还觉得生活中一直缺席、只见过几次面的父亲非常亲切,因为在短暂会面中的父亲总是表现得很体贴。真是非常令人唏嘘。

发表评论

手机快捷菜单